科技巨头吐槽数字服务税 力劝特朗普千万别关税

发布时间 2019-09-07

  当地时间19日,在一场由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举行的针对法国数字服务进行的“301调查”听证会上,GAFA(GAFA为谷歌Google、苹果Apple、Facebook与亚马逊Amazon的首字母缩写)巨头呼吁法国撤销其数字服务税(DST)计划,称之为“单方面和具有歧视性的攻击”,并称该税费的推出将极大增加企业运营成本。

  不过此前德勤一份报告显示,如法国数字服务税出台,要承担最大成本的是消费者,平台运营商本身要承担的上涨成本仅为5%。

  实际上,与会各方最担忧的在于,如法国坚持最终批准数字服务税,那么其他国家也将效仿这一征税模式,这将切实打击美国科技行业发展。

  不过,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数位专家都认为,法国仍将坚持推出该数字服务税,且不会妥协。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贸易研究室副主任、副研究员苏庆义即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法国在数字税问题上不会轻易让步,开奖直播“之前美国曾对法国施压,但法国仍通过了这一法律草案,显然美国施压没用。”他说。

  值得注意的是,在该听证会上,一方面硅谷巨头们敦促美法之间尽快解决这一税务纠纷,另一方面也规劝特朗普政府千万不要使用关税的方式进行报复。

  据第一财经记者看到的与会企业和组织事先提交的文本说明,各方一致同意的是,法国推出的数字服务税,将创下一个“令人不安的先例”。

  “今天的听证会不仅仅有关法国数字服务税,还有关如何防止单方面大规模推出消费税。”总部设在华盛顿的游说组织——美国信息技术产业委员会政策副总裁麦克洛斯基(Jennifer McCloskey)在听证会上指出。

  7月11日,法国参议院投票通过征收数字税的法案。根据这项法案,全球数字业务年营业收入超过7.5亿欧元,以及在法国境内年营业收入超过2500万欧元的企业将被征收3%的数字税,该法案目前尚待法国总统马克龙签字。

  其原因在于,科技巨头长期从目前欧洲的征税制度中获利,税收改革势在必行。但是,欧盟因内部矛盾,统一标准迟迟无法出台,经合组织(OECD)下的谈判更是进程缓慢,在此情况下,法国政府决意先行一步。

  目前,除法国外,奥地利、英国、西班牙、意大利也已宣布计划征收数字税,其中英国政府也跟随法国公布了针对科技服务税的草案,征税比率为2%。面对这样密集的脚步,硅谷巨头深感不安。

  目前法方信息显示,此次法国征收科技服务税所涉及的总共有30家企业,其中主要涉及谷歌母公司Alphabet、苹果、脸书和亚马逊等美国科技巨头,不过也会涉及来自德国、西班牙和英国的企业,同时还会涉及一家法国在线广告平台Criteo。

  这一税收主要针对两种行为进行收费:第一,线上交易方面,法方会对用户在法国完成的交易进行征税,譬如在Amazon.fr上的购买行为,或者在法国开设的付费张户行为(比如使用Amazon Prime服务)。其二,针对用户位于法国的广告征税。

  对于亚马逊而言,法国代表着其在欧洲的第二大电子商务市场。此次听证会上,亚马逊税务策划主管希尔兹(Peter Hiltz)指出,法国此举恐涉嫌双重征税。

  他表示,目前亚马逊约58%的销售额来自合作伙伴公司,如数字服务税出台,这些公司将受到重创,税收会“对亚马逊和成千上万的中小企业产生负面影响”。

  不过,“亚马逊无法承担这笔费用。”希尔兹也借此机会重申了亚马逊的决定,“公司已经告知合作伙伴,他们的费用将从10月1日开始增加。”

  据法国媒体报道,亚马逊法国分公司已证实,该公司计划将数字服务税转嫁给使用其零售平台进行销售的法国企业,并将对这些法国企业征收一定数额佣金。

  “法国想收的其实是和注册地相关的增值税。”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金融学教授赵永升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法国其实已经提出一些针对性措施,对亚马逊是比较明显的。”

  赵永升解释称:“譬如说,亚马逊本身是没有运费的,但是法国害怕自己的企业没有竞争力,就推动欧盟通过一个法令,规定网上商店没有运费是违法的,所以现在从法国亚马逊购买物品的发票上都会显示收了0.01欧元的运费。”

  不过,如前所述,德勤在一份分析报告中指出,如开征数字服务税,科技企业付出的额外成本并不多,在5%左右,而要承担最大成本的是消费者,在55%,余下的45%由使用该科技平台的企业承担,譬如广告商等。

  上述听证会是USTR针对法国发起的数字服务税法案“301”调查程序的一部分,该调查是美国数十年来第一次如此针对其西方盟友。

  USTR给出了针对法国发起“301调查”的三大理由:其一,法方就是希望针对大型美国科技企业出台该科技服务税。为此该科技服务税第一大问题是具有歧视性。

  其二,数字服务税的追溯性原则有问题。根据法方规定,该科技服务税将追溯回2019年1月1日开始使用。此功能让人对其公平性产生质疑。

  此次在听证会上,不少科技企业也赞同这一观点。来自脸书的参会人员艾伦·李(Alan Lee)表示,这一追溯回2019年的税费形式,是此前人们从未见过的。

  其三,法国科技服务税在几个方面都偏离了美国税收体系和国际税收体系中所反映的规范,其中明显的偏离包括:没有考虑到治外法权等。

  听证会上,通常听证方都会要求出席听证的企业为应该采取什么应对行动“献策”。在会议上可以看到科技巨头们的矛盾心情:尽管抱怨连连,美国GAFA巨头们并不希望特朗普政府对欧盟施加惩罚性关税。

  “我们支持美国政府在调查这些复杂贸易问题时付出的努力,但敦促美国政府本着国际合作的精神进行‘301’调查,不要使用关税作为补救措施。”麦克洛斯基在会议上指出。

  美国总统特朗普曾在7月末威胁,如果法国开征数字服务税,美国将采取报复措施,包括对法国葡萄酒加征关税。

  美国大西洋理事会则在一份报告中指出,美方有可能采取关税报复的产品会涉及葡萄酒、奶酪和香水。

  法国葡萄酒和烈酒出口商联合会数据显示,2018年法国向美国出口了32亿欧元的葡萄酒,目前美国是法国葡萄酒最大的出口市场。

  对此,法国财政部长勒梅尔此前回应,法国开征数字服务税并非针对美国企业,希望美国不要把数字服务税与对法国葡萄酒加征关税混为一谈。

  勒梅尔指出,希望在八月下旬七国集团(G7)峰会前,法美双方首脑能在数字服务税问题上达成协议。

  而正在法国做金融国际合作领域课题学术调研的赵永升认为,本次在G7会议上各国很难在数字税问题上达成一致:“英美和欧洲大陆的经济类型不同,前者基于市场,后者基于财团,一个靠市场一个靠政府,这是很难统一的。一方面,现在科技公司在欧洲的总部大量注册在爱尔兰,但爱尔兰不属于G7集团。而且法国数字经济本身并不发达,数字税更加针对美国,但此前美国已经表达出不满,马克龙也不希望本届G7不欢而散。”